当前位置:首页 > 绿茶文化 > 茶艺茶道 > 一片茶叶的天赋 > 详细介绍

一片茶叶的天赋

分类:茶艺茶道| 时间:2018-07-20 11:39:36|阅读量:8|来源:茶云网 |责任编辑:说茶君
相关搜索茶叶茶文化
   一片小小的葳蕤,存储着春光,或清朗明洁,或云雾缭绕,都是一种不惹俗尘的心事。 

  我说的是茶。高山流水,乐韵悠扬。细雨蒙蒙,烟霞满山。云雾山中生茶叶,茶叶地里长村庄。这就是马边,和生长于马边的茶。雅安是茶叶产地,但我断然没有想到过马边居然也产茶。 
 
  当然,我孤陋寡闻的原因,还在于我其实不是一个狂热的饮茶人。 
 
  知道茶叶所包含的味道,却每每联想茶叶赋予的哲理,这是我吃茶后吸收的营养。所以,我对茶叶通常更喜欢远观,欣赏其在一杯沸水中蹁跹曼妙的舞姿,和如花四溢的芬芳。 
 
  中国,是茶的故乡,这片神奇的土地不仅孕育出了世界最早的茶树,而且还种茶、制茶、饮茶,以茶涵养生命,连通天地,寄寓思想、繁荣文化、创造财富。 
 
  川人好茶,自汉唐至今,长盛不衰。晋人张孟阳《登成都楼诗》有云:“芳茶冠六清,溢味播九区。人生苟安乐,兹土聊可娱。”诗中所述,四川的香茶在各种 饮料中堪称第一,盛名尽享天下。
 
  唐时,四川的茶叶生产领全国之冠。至宋,更有文载:“唐以前茶,唯贵蜀中所产”,“唐茶品虽多,亦以蜀茶为贵”。 
 
  但随着时代的发展,茶事东渐,东南茶叶强势崛起。
 
  清末,四川按茶叶的品类和传统流向分为五大产区,分别是: 
 
  西路茶:以灌县(今都江堰)为中心所产之茶,有腹茶、边茶两种,又称为“正西路茶”。 
 
  北路茶:以平武为中心,包括北川及甘肃南部茶区所产之茶。
 
  南路边茶:以雅安为中心,包括荥经、天全、名山、邛崃等地所产的茶叶。 
 
  下河茶:以下川南道屏山、峨眉、夹江、马边、高县、筠连等地所产之茶为主…… 
 
  文章写了这么多,才又扯到马边茶,真是离题太远了。 
 
  其实不然,我想说的是,纵然“众荷喧哗”,而马边茶亦“是挨我最近,最静,最最温婉的一朵”。 
 
  它曾是下河茶,但却鹤立鸡群。马边茶温婉的当然不只是形容,更重要的是内质。汤色碧清或浓稠,明亮或混沌,滋味鲜爽或芬芳,清淡或浓郁,苦涩或回甜,都是它的魅力。 
 
  马边茶是高山茶,虽然在茶的历史长河中,关于马边茶叶的记载寥寥,但原因无非是藏在深闺。 马边全境地处横断山脉东部、四川盆地和云贵高原的过渡地带,属山地地貌,且由西南向东北倾斜,境内重峦叠嶂,群山雄踞,沟壑纵横。
 
  生长于高山之间,云雾缭绕便沾仙气,所以茶叶的品质就好? 
 
  当然不是这个道理。所谓高山茶,是指出自海拔1200米以上的茶树所产之茶。位置高海拔,气候寒凉,昼夜温差泾渭分明,茶树便生长缓慢。再加上云遮雾罩,紫气氤氲,湿度和雾珠环侍左右,芽叶便表里柔软,肥壮厚实,色泽翠绿。 
 
  现代科技研究表明,海拔决定着气温的高低,温度决定着茶树中酶的活性,不同海拔环境中的茶树所产茶叶中的茶多酚、儿茶素、氨基酸的含量大不相同。 
 
  翻阅典籍,不难发现我国历代的贡茶、名茶、优质茶,大多出自高海拔的山区。之所以如此,盖因高山具备优质茶叶生长的生态环境。 
 
  色泽明丽,滋味华实。马边高山茶颜值和品位并重,原因非常简单,那便是得天地厚爱,一出生便拥有了独特的气质。 
 
  四月荼靡的春光里,我穿行在负氧离子和美女、山歌编织的环境里,坐着摇摇摆摆的汽车来到马边,这是我第一次羞涩地面对这方路烂僻远却又令人豁然洞开的天地,感慨良多。 
 
  在这里,我还幸遇了第二届马边小凉山采茶节,不过却小有遗憾。舞台上的节目与茶质甚为疏离,唱的歌是老掉牙的《茶山情歌》,跳的舞是在电视上及各地看过百十遍的该歌曲的伴舞。 
 
  继而,又去劳动乡福来村的马边高山茶场,观看具有表演性质的采茶比赛。 马边全境地处横断山脉东部、四川盆地和云贵高原的过渡地带,属山地地貌,且由西南向东北倾斜,境内重峦叠嶂,群山雄踞,沟壑纵横。
 
  生长于高山之间,云雾缭绕便沾仙气,所以茶叶的品质就好? 
 
  当然不是这个道理。所谓高山茶,是指出自海拔1200米以上的茶树所产之茶。位置高海拔,气候寒凉,昼夜温差泾渭分明,茶树便生长缓慢。再加上云遮雾罩,紫气氤氲,湿度和雾珠环侍左右,芽叶便表里柔软,肥壮厚实,色泽翠绿。 
 
  现代科技研究表明,海拔决定着气温的高低,温度决定着茶树中酶的活性,不同海拔环境中的茶树所产茶叶中的茶多酚、儿茶素、氨基酸的含量大不相同。 
 
  翻阅典籍,不难发现我国历代的贡茶、名茶、优质茶,大多出自高海拔的山区。之所以如此,盖因高山具备优质茶叶生长的生态环境。 
 
  色泽明丽,滋味华实。马边高山茶颜值和品位并重,原因非常简单,那便是得天地厚爱,一出生便拥有了独特的气质。 
 
  四月荼靡的春光里,我穿行在负氧离子和美女、山歌编织的环境里,坐着摇摇摆摆的汽车来到马边,这是我第一次羞涩地面对这方路烂僻远却又令人豁然洞开的天地,感慨良多。 
 
  在这里,我还幸遇了第二届马边小凉山采茶节,不过却小有遗憾。舞台上的节目与茶质甚为疏离,唱的歌是老掉牙的《茶山情歌》,跳的舞是在电视上及各地看过百十遍的该歌曲的伴舞。 
 
  继而,又去劳动乡福来村的马边高山茶场,观看具有表演性质的采茶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