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茶商城
当前位置:首页 > 绿茶文化 > 中华茶史 > 云南普洱茶发展简史及其特性(一) > 详细介绍

云南普洱茶发展简史及其特性(一)

分类:中华茶史| 时间:2018-08-14 10:25:44|阅读量:|来源:农业考古 |责任编辑:中国绿茶
云南普洱茶发展简史及其特性(一)

云南是茶树的原产地,也是普洱茶的故乡。长期以来,云南普洱茶以其历史悠久、品质风格独特、药效显著而斐声中外。除畅销西藏、西北、内蒙、港澳等地外,新加坡、马来西亚、日本及欧美等国也有一定市场。在国际贸易中,云南普洱茶的销量一直很大,方兴未艾。
 
然而,从历史发展的过程看,今天的普洱茶与之过去相比,由于诸多因素的影响,至使加工方法和品质特征发生了很大变化。但目前对这一发展演变过程较全面的研究甚少,故本文据大量的历史资料记载,对云南普洱茶发展史进行了较全面的考证,旨在表明,云南普洱茶以其优良品质在国际市场经久不衰缘于产地自然条件的优越、茶树品种的优异及加工方法的特异。对了解云南普洱茶的过去及今天,促进普洱茶的发展具有一定意义。
 
云南普洱茶发展简史及其特性(一)

一、产地及商品由来
 
普洱茶是我国历史悠久的传统名茶。但“普洱茶”这一名词,在历史上是云南思茅地区、西双版纳一带所产的茶叶,运到普洱集市贸易所得。它是在一定历史条件下形成的一定茶类的专有名词。而早期“普洱”并不产茶。正如阮福《普洱茶记》中云,“所谓普洱茶者,非普洱府界内所产”。
 
至于普洱茶的原产地,据《普洱府志》稿之十九食货志六、物产篇、茶云:“普茶名重于天下,出普洱所属六茶山,一曰攸乐、二曰革登、三曰倚邦、四曰曼枝、五曰曼砖、六曰曼撒、周八百里,入山作茶者数十万人。”
 
据文献记载,早在1700多年前的东汉时期,六大茶山就有茶树栽培,按檀萃《滇海虞衡志》记载:“茶山有茶王树,较五山独大,本武侯遣种,至今夷民祀之”。“武侯”即诸葛亮,相传三国时代,(公元225年)诸葛亮南征到南糯(今西双版纳地区),许多士卒无缘无故昏睡不起,白治无效.诸葛亮探视后即将一手杖植于土中,随之发芽着叶,尉然成树。诸葛亮取其叶烧水煮汤,令人给病人服用,昏睡士卒即清醒正常。正如唐朝著名诗人白居易诗句,“破睡见茶功”。据说这些树木就是后来的茶树。当然,这是神话传闻,不足为凭。事实上,诸葛亮南征时虽曾入滇,但因西蜀军阵事务繁忙,没多久即返成都,并未到过西双版纳地区。但这些传闻及记述说明,普洱茶为当地人们所栽培利用至少距今1700年以上。
 
西双版纳地区现在仍生长着许多茶王树,如在巴达大黑山有一株野生茶树,树高14米,树茎1.12米。据有关专家科学考证,迄今已1700余年。众所周知南糯山有800余年栽培型茶树王,树高9.8米,主干直径1.58米,树龄已有八百余年,其是目前世界上所发现的最大栽培型茶树。此外,最近在思茅地区的澜沧拉枯族自治县也发现了一株巨大的古茶树——邦崴大茶树。其树高11.8米,树幅8.2*9.0米,根茎处干茎1.14米。据有关专家考证认为:其是迄今发现的唯一古老的过渡型大茶树。这些历史的物证,说明了云南具有悠久的茶树栽培历史。
 
云南普洱茶发展简史及其特性(一)

至于普洱茶成为贸易商品始于何时呢?按阮福《普洱茶记》记载:“西番之用普茶,已自唐时”(公元618--907年)。普茶即普洱茶,西番是泛指现在的贵州、四川、西藏、甘肃等少数民族地区。但是,在唐·陆羽《茶经》,中并未见到普洱地名及茶名。因为“普洱古属银生府”,在唐朝时,银生府就产茶。唐·樊绰《蛮书》,“云南管内物产第七”中云:“茶出银生城界诸山,散收;无采造法,蒙舍蛮以椒、姜、桂和烹而饮之”。“银生”是唐代南诏国六节度之一。银生节度史住银生城,即今天的云南景东,辖区包括今思茅地区西双版纳一带。“蒙舍”乃是南诏国(公元748--937年)中的六诏之一,在今云南巍山、南涧县一带.由此可见,早在1200多年前,思茅地区西双版纳的茶叶已行销到巍山等地。
 
宋代(公元960—1279),普洱茶成为“易西番之马”之物。正如史称,“茶兴于唐,盛于宋。”普洱茶也不例外。
 
元代(公元1279—1368年),普洱茶已成为人们在集市交易的重要商品。元代李京《云南志略诸夷风俗》“金齿”“白夷”(指傣族)条说:“交易五日一集,以毡、布、茶,盐相互贸易。”
 
明代(公元1368—1644年),谢肇淛《滇略》(卷三)中云,士庶所用,皆普茶也。”此时,普洱茶已作为一个专有名词出现。随着茶叶贸易的发展,普洱已由原来没有名气的小地方,发展为众人皆知的地方。《新纂云南通志》中云:“普洱之名在在华茶中所占特殊位置,远非安徽、闽浙可比。”普洱茶的名贵已传至全国。
 
云南普洱茶发展简史及其特性(一)
 
清朝前期是普洱茶的兴盛时期。清顺治十八年(1661年),仅从普洱运往西藏的茶叶就达300万斤之多。此时的普洱茶,正如檀萃《滇海虞衡志》云:“此滇之所以为产而资利赖者也,入山作茶者数十万人,茶客收买,运于各处,每盈路,可谓大钱矣。”《云南通志》《普洱府志》和《大清一统志》等书中,都有“以茶为市”“仰食茶山”的记载。当时尽管“大理有感通寺茶,省城有太华寺茶,然出不多。不能如普洱之盛”。据一些老人回忆,在清光绪和辛亥革命后的一段时间里,思茅茶叶市场曾一度兴旺。诸如“鼎兴恒”“信仁和”等茶叶商号鳞次栉比,正所谓“云南通省用茶,俱来自普洱”。此外,藏族同胞一年一度,每到冬季人潮马龙,成百驮马前来运茶,用马匹、药材等换购普洱茶。
十九世纪初期,云南普洱茶还远销到缅甸、泰国、老挝、越南等国。1935年以后,英法帝国主义提高关税。茶商无利可图,茶叶卖不出去。1937年抗日战争开始,茶叶更无人要,茶商改做洋烟生意。到解放前夕,由于政治腐败,战事横生,加之山官、土司、奸商对茶农的残酷剥削,至使茶叶生产濒于停顿,产量下降到3000担。
 
解放后,人民政府拨款拨粮扶持救济,茶叶生产才逐渐恢复,产量也连年增长。目前,云南省已与近二十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普洱茶的贸易往来关系,年出口量达一千多吨。(全文未完,原载1993年4期《农业考古》,作者:邵宛芳,沈柏华,图源于说茶网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