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绿茶文化 > 文学与茶 > 如果茶叶有记忆 > 详细介绍

如果茶叶有记忆

分类:文学与茶| 时间:2019-01-11 13:13:53|阅读量:8|来源:中国绿茶网 |责任编辑:中国绿茶
神仙树路35号。一栋掩映在绿树中的两层小别墅楼,竹叶青的论道馆。下午,约了人在这里喝茶、聊事。
 
天有些阴,整个城市仿佛被一块巨大的,怎么洗也洗不干净的幕布罩着,让人总忍不住地想伸手出去,把那幕布扯开,好让一些阳光能洒进来。太阳对于成都总是过于吝啬,尤其是冬季,好在我们也已经安之若素了。
 
茶叶 竹叶青茶 记忆 潘黎冰
 
 
说起来,成都人爱喝茶,也实在是跟这天气有关,阴湿之地,饮食自然味重,味重便容易口渴,于是,喝茶就成了习惯。喝茶的习惯又带出了茶馆这个公共空间。于是,坐茶馆便成为了成都上百年来独一无二的城市景观。
 
进门,右转,是一小段竹叶青茶的展示门厅。停下来好奇地看了看,好像有一两款茶换了外包装了,是更为朴拙的灰底黑字,很有些禅的韵味。
 
上到二楼,选了一个有绿色植物的空位坐下,叫了一杯绿茶。早到了半个多小时,便掏出包里随身带的书来读着。旁边,已经有了几桌人了,有些人在喝茶,有些人在聊天,室内却很安静闲适。
 
小妹送上茶来,广口大肚的玻璃杯放在木托盘里,鲜嫩的竹叶青茶芽在冒着热气的杯中一颗颗立着,绿得很是好看。
 
大厅里,物件和色调依然是熟悉的样子,基本没有什么变化。突然一下才惊觉,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来过论道馆了。自从几年前搬到远离市区的南城后,生活半径好像就自动地变窄。以前,倒是经常来这里和朋友们喝茶聊天,也常在这里做文化活动。很喜欢这里的内环境,这儿的室内空间是香港设计大师陈幼坚老师的设计,灰褐的底色,简洁柔和的线条,透着有质地的朴素和雅致感,既养眼又舒适。
 
那时,在创办着一本生活类的杂志,是《VISTA看天下》的第一本地方刊,主要发掘和呈现成都的生活方式。那时,成都刚刚经过了08年地震的巨大震荡,正在逐步的恢复中。我们一帮去过灾区采访的新闻人,也在经历着心理创伤修复期。而回到正常的日常生活,便是最好的疗愈。
 
要呈现成都的生活方式,茶和茶文化肯定是居于首位的。成都人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恐怕没有哪个城市如成都一般,茶如此自然地嵌合在这个城市的日常细节中,茶那么天然地和文化、文人有着最紧密的联系。竹叶青是成都本土最好的品牌茶,很喜欢他们“平常心”这个定位,内敛、有底蕴。于是,那时便会定期地邀请成都的作家、诗人、学者们来论道馆里,摆一摆“成都龙门阵”,聊写作聊文学聊历史聊生活聊茶。茶香语好,每次都是欢声笑语的,大家聊得很舒服,很像朋友间的聚会,既有好的氛围又有扎实的内容。
 
最有意思的一次活动,是去峨眉山,到竹叶青的茶博园采茶,是在清明前,去采明前的茶。我们一行人,记得有学者易丹教授、《优雅》杂志主编郭彦、作家洁尘、画家李中茂、诗人何小竹等,还有媒体和竹叶青茶业的几位朋友们。大家背着小竹筐,兴高采烈地在茶树中,认认真真地采着芽尖,认认真真地摆着各种姿势拍照留念。开始觉得十分有趣好玩,因为以前没干过这活,新鲜。慢慢地,就觉出辛苦来了,采芽尖原来也是个技术活,单调又吃力。我们辛辛苦苦地采了一个多小时,待茶博园的茶师傅们现场把我们一行人采的茶叶炒出来,结果还不到一两,弄得大家挺沮丧的。也知道了每天的这一杯茶,香得如此不易。
 
关于竹叶青的名字,记得在文章呈现时还有个有意思的小花絮。我很喜欢的成都女诗人翟永明(我们都叫她翟姐)有一首诗《在古代》,其中有这样的诗句:“在古代,人们要写多少首诗?∕才能变成崂山道士,穿过墙, ∕穿过空气 ,∕再穿过一杯竹叶青,∕抓住你。”当时一直以为竹叶青是自古就有的名字。后来看资料才知道,茶是古已有之,但名字却不是古已有之而是今人给的。据说是1964年,陈毅一行途经四川,到峨眉山游览,在山腰的万年寺休息。寺里的一位老僧人泡了一杯新茶送到,陈毅喝了两口,觉得味道很好,便问老僧:这茶产在哪里?老僧说:茶是峨眉山的土产。陈毅又问:这茶叫什么名字?老僧说:没有名字。请为它取个名字吧。陈毅沉吟再三,说:这茶形似竹叶,青秀悦目,就叫“竹叶青”吧。于是,这峨眉茶从此就有了竹叶青的名字。老实说,这名字取得不俗。故事很有趣,但条件有限也没有去做过专门的考证,不知真伪。
 
不过,峨眉山产茶的历史悠久倒是有文字为证,唐朝李善所著的《文选注》中记载:“峨眉多药草,茶尤好,异于天下。”宋代大诗人陆游有诗云:“雪芽近自峨眉得,不减红囊顾渚春。”峨眉山的报国寺有一古茶联:半壁山房待明月,一盏清茗酬知音;在万年寺也有一副古茶联:赐茗出龙团,奇书观鸟迹。四川是茶叶的发源地,已经有四千年的历史了,这已是经过了学界考证的结论。在古代,茶叶曾经被称为“荼”,“茗”,“葭萌”。
 
茶叶 竹叶青茶 记忆 潘黎冰
 
峨眉一直是佛寺文化很兴盛的中国四大名山之一,儒、道、释、武术源远流长。峨眉山的历代高僧都会种茶制茶,这竹叶青就是峨眉高僧们自种自制的绿茶。俗话说,高山云雾出好茶,好的绿茶都是来自深山的。峨眉山一年里三百多天是云雾天气,从物理性上来说,倒十分适合茶树生长,在高海拔下,云雾缭绕、漫射光丰富,各类化学物质转化和积累,让茶树能长得肥壮柔软。制作竹叶青的芽头茶,不取叶子只取芽心,所以味道特别鲜嫩,香气馥郁。没想到这产自峨眉山的土生土长的茶,伴着历代僧人们的修行,延续下来,然后被竹叶青茶业打理出了一番现代规模来。居住在成都的人都知道竹叶青是峨眉茶,据说外地人好些还以为竹叶青是酒,也是挺有趣的误会。
 
坐在论道馆里。周围安静而闲适。喝着茶,看着书,却被触发着,勾起了这诸多的记忆和思绪。
 
想起那些年,大家读书,写字,时不时约在茶馆喝茶聊天,被成都的茶、被成都的慢生活滋养着。反过来,这些生活这些文字又滋养着这个城市。才不过短短十年之间,起了多大的变化呀。互联网的兴起打破了传媒的格局,也改变了传媒人和写作者的工作方式;全球化也正在全面改变着中国城市的原有结构、秩序和生活的模式;想来,对传统的茶和茶文化的冲击也会是大的。这时代和技术的变迁,在不知不觉间所产生的蝴蝶效应,是如此巨大和迅速,不由人不恍惚和感慨。
 
好在,手中的这一杯茶还滋味依然。
 
作者简介:
 
潘黎冰,现居成都。
 
前媒体人,文化活动策划人。曾供职《成都商报》、《南都周刊》、《Vista看天下》。曾参与策划《马格南图片展》在成都;《华语传媒文学奖》在成都;首届《新星星艺术节》;《中英诗歌交流会》;《素人画展》等;曾主持多位作家、诗人、学者新书发布会;曾长期为纸媒写作专栏,并从事诗歌写作。